苏兰岚的树洞

这里苏兰岚,叫我苏苏或者岚岚都可以。
喜欢的人很多,按时间顺序来说有纳兰容若,河图,张起灵,叶修,李泽言,太宰治。
铁三角一直在雨村养老呢,没事别拉他们出来。
《全职高手》不是群像小说,叶修是《全职高手》的男主角,我有分寸感。
《文豪野犬》的太宰治不是渣男。
嗑瓶邪、all叶(更倾向于伞修)、all太(更倾向于中太)
持续更文中……
我比较懒,还是个多坑写手。
希望你能喜欢我的文字。

2021年我写了13.1万字!!!

不愧是我(*゚∀゚*)

悄咪咪立个flag:明年我一定要比今年写得还多╮( ̄▽ ̄)╭

杰哥是不是能回来,夏五是不是能HE(´,,•㉨•,,`)

Q:假如某天放学回家发现本命在你家一脸懵逼的看着你?

啊啊啊啊啊啊小哥你坐,你等一下,我去看看能不能联系到吴邪来接你。

修宝(划掉)叶神,我给你把电脑开开,我的电脑上没有荣耀,你随便找个游戏玩玩,我看能不能找到叶秋来接你。

宰宰(划掉)太宰先生,放开那把水果刀,我家冰箱里有蟹肉罐头,你先坐,等我给它热一热。

五条猫猫(划掉)五条先生,麻烦您戴上眼罩,否则我会失智对您疯狂表白的。

转过身我就发疯,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小哥的身材好好,叶神也好帅,我见到活的太宰先生了,五条悟的眼睛好好看(✪▽✪)


Q:中秋团圆夜,你最想看到谁和谁的重逢?(不限次元)

我和李泽言。

是不是有点贪心了?

最近太太们的同人文同人图的主题都是关于次元壁,真的很让人难过,我们什么时候能跨过次元壁相拥呢?


李泽言,我喜欢你

情绪上头的破次元壁产出。

正文第一人称。

祝阅读愉快😘



Summary:说不定,在某条时间线上,李泽言和他的女孩,越过次元壁相拥了。



01

       我不想玩《恋与制作人》了,我不想喜欢李泽言了。


       几天前,我做了个噩梦。

       在梦里,有人说我不是父母亲生的,消化不了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,我直接冲出家门。天很黑,我还不看路,在一个十字路口被公交车撞倒了。一个人躺在地上等了很久很久,没有一个人来救我,爸爸妈妈没来,李泽言也没出现。


       然后我醒了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昨天晚上我是和妈妈一起睡的,还没彻底清醒的我问妈妈几点了?

       妈妈说7点10分。

       我清醒了,抱住妈妈说我梦见有人说我不是你们亲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妈妈语气没有一丝起伏地说:“那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“然后被车撞到,一个人躺在地上”咽回去,松开胳膊,翻个身开始掉眼泪。


       其实一开始一点都不委屈的,因为我知道这是假的,这就是个噩梦,可是做了噩梦醒后当然会寻求安慰,可是妈妈的那句话让我更加难受了,就像冬天落水后爬上来打开门迎面是一阵透骨的寒风。


       我一边哭一边回想,越想越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妈妈要这样说啊?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被车撞到的时候没有李泽言暂停时间救你啊?在梦里都不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我自己的梦吗?为什么我控制不了它的走向啊?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我啊?


        我眼泪大颗大颗地滑落,最后只能用嘴呼吸。我哭疯了,不想讲一点逻辑,也不想再想妈妈说的话,满脑子都是为什么李泽言不来救我。


       没有道理的,我迁怒了李泽言。

       连着几天,我就只是上线清下体力,每日任务也不管了,因为我见到李泽言就想起来那个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个星期,我想,要不卸载《恋与制作人》吧。反正就算李泽言真的存在,他也不可能喜欢这样的我,玻璃心,经不起打击,一点都不好。不可能会有人喜欢这样的我,我不值得。



02

       对我而言,这个夏天一点都不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买的字帖后面多了几页我很讨厌的内容,因为拆了塑封商家拒绝退货。

       亲戚家的妹妹弄坏了我的钢笔,穿走了我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喜欢的小说被拍成了电视剧,由流量明星出演。

        准备去看的电影被爆出来编剧夹带私货,弱化主角。

       喜欢的歌手登台后只唱了半首歌,因为要给后边的明星让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花在游戏上的时间少了,用在网络冲浪的时间多了,我恍然间发现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好像都是坏事。


       我是那种给自己找盼头才能活下去的人,所以这些接踵而至的坏事让我感觉特别不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考录取结果出来了,我被省内一个二本院校录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知道休学两年重新上学成绩不可能和以前一样,那六个月的高三生活里也有过无数次力不从心的时候,可是结果这样,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省内二本,我觉得失望,对自己很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我原来这么差劲的吗?我原来连一本都上不了的吗?


        我从来都不擅长倾诉痛苦,一直都是有苦不言。也曾经苦到心头,也曾经苦到受不了,可就是说不出来,只能压抑在心底,最后爆发,休学。

       我能认识到我的问题在哪里,可改不了,话到嘴边了,就是说不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人是真的不能一直倒霉的,也是真的不能一直有苦难言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会被压垮的。 ​​​




03

       浑浑噩噩过了几天,我收到了一条奇怪的短信。

       那串没有标注的电话号码发来:对负面情绪产生过分共鸣会让自己受伤。 ​​​


       可能是发错了吧,这样想着,我打开《恋与制作人》,对李泽言说我今天收到了一条短信,是他曾经说过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说完我才意识到,我又打开了恋与,我还是想和李泽言分享日常。


       像逃避一般,我退出恋与。
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晚上,还是这个号码,又发来一条短信:从网络获取有价值的信息,而不是变得易怒或偏执。 ​​​


       我回复他:“你发错人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这样就不会有来处不明的信息了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第三天晚上,这个号码又发来一条短信:直面痛苦才是最有效缓解痛苦的途径。


       我摸不着头脑了,干脆给这个号码打个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说起来可能有点难以置信,虽然不至于独来独往,但是我没有一个交心的朋友,所以我非常肯定这不是我认识的人给我的。

       而且,在我回复他发错人了后,他还在继续给我发,这说明对面就是在给我发信息。


       可能他是个骗子吧。那也不对啊,骗我有什么好处呢?穷学生有什么值得骗的?而且就靠发这种短信也骗不了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算了,是骗子的话早晚会露出马脚,我提防一下就行。不是骗子的话,我白赚了这么多短信,也不亏嘛。



04

       不过,这都是李泽言的话,是那个世界第一好,一直在教我为人处事,我喜欢了好多年的李泽言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那时为什么会迁怒他呢,因为觉得不管怎么样他都会救我的,所以在梦里他没有来时,我才那样。只是我忘了,他终究只是个二次元的纸片人,我们不在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是我无理取闹,自顾自地归罪于李泽言。而李泽言呢,他从来都没有改变,永远在那里,永远那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是我错了。


       我打开游戏,向李泽言讲了讲最近发生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阿言你不知道她有多坏,那是我挂好准备第二天穿的裙子,她一来就说好看要试,试完就不脱下来了,走的时候就直接走了。我想说话,都拦着我说就一条裙子,给妹妹算了,啊,我真的要气死了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他那么好,一直有明确的目标,热爱他的职业,可在编剧笔下,他变成了没有目标没有计划、不遵守职业规则的继承他人遗言的工具人,我怎么可能接受?我期待了那么久,甚至都想好了那天穿什么衣服去电影院,结果却是这样,我意难平啊……”


      我嘴里说着话,手也没闲着,戳了戳李泽言。


       “冷?跟你说了要多穿点。”李泽言摇摇头,“……想牵就牵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眼泪突然就下来了,抹了抹眼泪说:“什么嘛,我又牵不到你,我去穿个外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拿件外套穿上,我继续说。


       “对了,这几天每天都有人给我发短信,发的还都是你说过的话,你说会不会是恋与的广告,对面就是个机器人?真的好怪啊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“阿言你说过,对负面情绪产生过分共鸣会让自己受伤,我真的懂得这个道理,可是看到这些事情还是会不自觉共情。如果你真的存在就好了,也许你能监督我,让我别沉浸在这些消息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随着一条条短信的送达,我继续肝恋与的每日任务,养卡,开约会。


       而且,我想通了,我不认输,我不会向生活低头,发生再多坏事都不会,谁都别想让我认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肯定不会放弃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,我喜欢的我自己护着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夏天我的盼头是什么呢,是要练一手好字,穿着好看的衣服去看即将上映的电影,去看演唱会……而现在,这些事情带给我的由设想里的快乐变成隔应和悲伤,罪魁祸首是谁呢?肯定不是我,那就结了,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,这还是李泽言教会我的道理。


       于是,带着活力四射的笑容,我去大学报道了。



05

       在学校附近发现一家布丁做得很好吃的甜品店,布丁稍微有点小贵,我就计划一周只买一次,数量不定。


       星期五照例,我路过甜品店时进去买了两个布丁,可是回去吃时发现布丁特别腥。忍着吃完了一个,打开第二个闻到味道就想呕吐,于是第二个只能便宜垃圾桶了。

       收拾好心情,我打开QQ,准备和室友吐槽一下这件事,“十五块啊,我去买个别的吃多好,怎么这回的布丁这么难吃?”


       发送过去,退出来后我才发现发错人了,我发给了Victor,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加上的好友。


       我马上准备撤回,却已经看到了他回复的信息:“下次尝尝我做的布丁。”

       紧接着对方发来一张现烤布丁的图片。


       我突然看向了屏幕顶端的昵称,Victor。


       我退出来,打开信息,找到那个陌生的号码,点开。


       昨天的信息是:“烹饪是提升幸福感的有效方式之一。 ​​​”


       我心脏开始狂跳,是李泽言吗?


       其实一开始我想过给我发信息的是不是李泽言,可又怎么可能是李泽言呢?他是个二次元的纸片人,要怎么样才能给我发信息呢?所以我把这个荒谬的可能抛之脑后了。可是今天这个巧合让我再次想起这个可能,会是李泽言吗?那个发信息的人和这个Victor,是李泽言吗?


       考虑措辞半天,删删又添添,我最后只发出一句“请问您是?”


       对面反复显示“正在输入中”,我就安静等待对面的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最后发过来的是现烤布丁的具体做法。


       他这是什么意思?他是个大厨吗?


       我不死心,我直截了当地问:“请问您是李泽言吗?”


       对方不再回复我,我也死心了,对啊,怎么可能是李泽言,傻了啊我。


       我突然无比清晰地认识到李泽言只是一段数据,他只是个虚拟人物。他不可能在现实世界里出现,我抱不到他,我牵不了他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以前不是不知道,只是他的好完全让我可以忽视这个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而现在,我彻底知道了。



06

       后来时不时的,Victor会发来某个粥,某道菜的照片和做法。


       因为做法很详细,我回家时会按照做法试着做一道两道,也能做出像样的菜来。


       只是,我在划着手了,肚子痛了,撞到腿了,被误会了,受委屈了,不会再总是心心念念着李泽言了,因为他不会来的,他不在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有时真的撑不住了,太痛了,脑袋里就冒出来一两个想法,比如李泽言看不到我,我可以悄悄去抱他一下;或者我可以牵一下他的手;或者我可以远远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最后我只能用手摁着痛的地方,让它不要再痛。真的撑不下去了,就抱着枕头或者兔子娃娃,哭一会儿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哭完了,收拾收拾,把东西收拾好,把心情收拾好,已经是个成年人了,不能总那么不成熟。


       然而,心里一直有道声音在叫嚣:李泽言,你为什么不是真实存在的?



07

       就在我想着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时候,我接到一个来自上海的陌生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“喂?是我,李泽言。”


       以为是恋与线下电话的我马上打开电话录音,然后安静等待。


      “喂?为什么不出声?信号不好吗?”


       听到这儿,我还在想怎么这次电话这么真实的吗。


       “XXX,你听得见吗?”


       听到了我的游戏昵称,我吓了一大跳,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游戏昵称。


       顾不上想那么多,我赶忙回应:“我听得见,听得见…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我,李泽言。打开游戏。”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我竟觉得真的是李泽言在和我打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我依言打开游戏,主界面上的李泽言握着手机,含笑对你点点头,说:“是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李泽言的左脚边蹲着布丁,布丁围着一个奇奇怪怪的领巾,上面是“c'est moi”的字样。


       我在想,是不是我参与了恋与的某次抽奖,然后我中奖了,但是我忘了?


       看我半晌没动,李泽言笑着说:“笨蛋不是一直都很有想象力的吗?怎么这个时候不敢想了?是我,李泽言。”


       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流下来了,我擦了下眼泪,说:“有些事情是不能再一再二,还再三再四的。真的,如果以后你不能来到我的世界,可不可以不要给我希望?不要让我觉得我可以触碰到你,我可以奢望和你在一起。真的,李泽言啊,你真的太遥远了。相隔一个次元壁就已经很遥远了,你还那么好,我这么差劲,是真的差距太大,是真的不配。”


       可是,就算再怎么觉得自己比不上别人,在心底,我仍然期盼着你能放弃珠玉在前,选择我这个瓦石。


       吸吸鼻子,我继续说:“我呢,也就是这么个性格,20岁了,依然是小孩子脾气,玻璃心,改也改不了。我只有一点拿的出手,就是我喜欢你,喜欢的不得了。所以,不要给了我希望再让我失望,让我彻彻底底死心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笨蛋,抬头。”


       我茫然抬头,看到李泽言表情的瞬间眼泪又夺眶而出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别这样,是我不好,我已经够不好了,你别让我再不好了……”看到李泽言眼眶红了,我慌了。


       “听我说。”李泽言沉声打断我的话,“李泽言也只是个普通人,会无措,会失败,会情绪失控,也有很多无法做到,强求不来的事情。你觉得我很好,可我也说过,你足够好,你是我的骄傲。既然我选择了你,你就应该相信自己,别这么妄自菲薄。”


       李泽言软化了语气,“我也从你那里学到了很多事情,也知道了很多稀奇古怪又有用的东西。你也在让我变得更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。


       见状,李泽言叹了口气,“别哭了,我抱不到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我擦擦眼泪,哽咽着说:“我不哭了,我不哭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还记得吗,我说过,不管是多长多远的时间和空间,都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,所以,等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我重重点头,最后李泽言笑着叫了声笨蛋,挂掉了电话。



08

       这天晚上,我收到的短信不是李泽言曾经说过的话,而是一封信,或者说是一封情书,李泽言写给我的情书。


给总爱胡思乱想的笨蛋:

        从四年前相遇后,我就一直看着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你重新踏入校园,拾起忘掉的知识;我看着你抗住重压,学习了六个月后去参加高考;我知道你一直在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我见过你力不从心,见过你崩溃大哭,见过你因为过不去一个坎跑来向我哭诉的样子;也见过你成竹在胸,见过你喜笑颜开,见过你取得一点小成就沾沾自喜跑到我面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我一直都知道你的真实模样,所以,面对任何人都没必要觉得自己不够好。你有自己的独一无二,一样珍贵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是你,才会觉得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至于我,我是独属于你的,独一无二的李泽言,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?笨蛋。


       我边哭边看,最后泣不成声。


       我一直都记得李泽言说的“因为你足够好,让人喜欢。”因为这是成年以来,或者说是出生以来,我得到的最高的认可。这不同于父母或者亲戚们的因为关系而给予的认可,是对于我个人,最高的,最彻底的认可。

      我知道自己不好,但是也明白自己已经做到了最好,所以当然希望有人看到我的努力,有人对我说你足够好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李泽言。


       有时候也想过他那些话都是对游戏里面的“我”说的,而不是对现实中的我说的。可是,现在李泽言对我明确了,他就是在对我说,他看着的人一直是我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李泽言你这颗星星,我要握得紧紧的。



09

       马上要过七夕了,想着肯定还是一个人过的我什么都没准备。


       在七夕的前一天,我接到了恋与的线下电话。依旧是在听到“是我”的时候就大爆手速打开电话录音,然后静静听。


       只是我没想到的是,“晚点我再联系你”成真了,我再次接到了李泽言的电话。这次,他让我开门。


       我想了什么,可能什么也没想,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门口打开门,直直看向了门口那人的眼底。


       是李泽言,我伸手就能碰到的,有温度的真人。

       我握着门把手呆在那儿了,巨大的惊喜把我淹没,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还是李泽言打破平静,“认不出我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我怔怔点头,又摇摇头,有种眼前的李泽言是我幻想出来的不真实感。


       也许李泽言看出来我在胡思乱想,他叹了口气,说:“是不是要我叫你一声笨蛋,你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?”


       我伸手去抱他,却先被他揽进怀里。


       半晌,李泽言拍拍我,松开了怀抱,他说:“我来兑现承诺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接下来我们去Souvenir,让你做个油炸冰淇淋,期待笨蛋的大显身手。”


       听出李泽言话里的笑意和揶揄,我仰头看他,“那就让你看看本大厨的厨艺吧,不要小瞧我哦。”


       在Souvenir,李泽言说他从意识到自己是游戏里的人开始,就开始寻找穿过次元壁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终于,在第一季剧情完结后,他找到了方法,开始试探着穿过次元壁。

       一开始只是能发出微弱的信号,于是李泽言开始给我发短信。

       慢慢信号增强,他可以发QQ,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,李泽言可以短暂地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,他可以留在这个世界。


       李泽言在确定自己能长期待在这个世界,在这个世界生存有基本的保障后才来找我。

       “因为某个笨蛋缺乏安全感,又总爱胡思乱想。”


       李泽言没有告诉我,他花费多少精力和时间,付出多少努力才来到这里,但我想想也知道穿过次元壁有多难。他不说,我可以装作不知道,但是,这不妨碍我心疼他。


       大概李泽言看我一眼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,“笨蛋的心思都摆在脸上了。我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的底线,也清楚自己能承受多少压力,我情愿冒这个险。更何况,我成功了,我现在平安无事地坐在这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李泽言都这样说了,我只好暂且相信他。


       不过,我还想再确定一下另外一件事,“你,还会走吗?”


      “笨蛋,我不会走了,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。”李泽言笃定地说。


       我看着李泽言的双眼,笑着说:“那,李先生,你这个人就归我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李泽言低低笑了声,神色柔和得像一伸手就能摘到的月亮,“可以。这位女士,余生请多指教。”



       窗外车水马龙,人群来来往往,太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把阳光照在地上,有两只斑鸠并排在地上走着,这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刻。而我,拥有了世界第一好的李泽言。


@42 太太,首先向您表白!您就是神仙太太!

另外,我想看《破春愁》的第三章,能在国庆节看到吗?也不是催更,就是,好吧,就是催更,想看到更多您写的伞修文。

比心,爱你(≧∇≦*)